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泉州晋石网

  • 400-000-9692
  • 最有泉州味道的生活信息门户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921|回复: 0

究竟什么叫做羞耻?

[复制链接]

49

主题

49

帖子

1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6
发表于 2018-10-12 13: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究竟什么叫做羞耻?
  

  

  究竟什么叫做羞耻?

  

  

  

  

    

  1)我想我是没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的,对于那时的我,一个23岁的在校大学生。无论如何,我确定我曾在那段时间里,做了一些令自己无法向别人讲述的事情。我没有勇气去讲述它的原因有很多。然而,无论哪一种冠冕堂皇的借口,都无法掩饰我灵魂上的污点。它就像脸上的灰尘,任我每天去洗,第二天却总会有新的污点出现。我最终说服了自己。或许只有对良心坦白,对灵魂坦白,对天地坦白,我自己才会稍得平静。

    

    

    

    

    

    

    

  2)那一年的第三场大雪,于开学后的第二个礼拜里漫天而作。雪花大而轻盈,天气忽冷忽热,我的心也随之沉浮不定。我是在为某些事情而发愁。确切讲,我正在为生活费而忧心忡忡。钱----我对这种东西太过敏感了。我恨它,就像憎恨那时的自己。我忘不了父亲整天拉砖而在右肩膀上留下的伤症,我忘不了母亲整天做工而磨破的那双曾为我一家人辛苦劳的手。然而,即令他们年年岁岁如此展转奔波,我的学费仍旧无法凑足,我的生活费也依然没有着落。我恨它。因为没钱,我们家的房子每逢夏雨季节就成了水帘洞;因为没钱,女友无情地和我提出分手;因为没钱,我被同学视作不愿参加任何PARTY聚会的自闭者;因为没钱,我被那些怕借给我钱的人当成瘟神,对于我,他们一个个竟谈钱色变……这些无一不令我寒心。我曾千百次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问自己:我与钱究竟还有多远距离?难道我今生注定与之无缘?难道我这辈子注定要做个人人冷眼相视的穷鬼?

    

  这太可怕了。我受不了。我也需要做人最起码的尊严。

    

  那晚,小A邀请宿舍兄弟到他新租的两室一厅里HAPPY。他来自江苏的一个做煤炭生意的富裕家庭。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几乎够我维持一个学期。电脑、房子、女友,这些对他不过是五毛钱一支的冰棒。我也是他的宿舍兄弟之一。白癜风患者需要远离维生素C不过,我是最穷的那一个,而且我穷是出了名的。我大一时曾向小A借过几次钱。他从未拒绝过我。他也从不催我还帐。我对此十分感激。对于小A的邀请,拒绝显然是不合情理的。去时的路上我买了些水果作为礼物。我很清楚自己的口袋里只剩下一百多块钱。能撑多久算多久,我乐观地想。我总共喝了六瓶啤酒。第四瓶时我跑到厕所里吐了。回来后我接着喝了两瓶。最后我们一块儿玩通宵麻将,点扣五元。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被财神所遗忘的主儿。不是吗?前四圈我的确和了四把,自第五圈在庄上被小B碰走了我将要自摸的红中之后,直到天亮,我都再未体验过和牌时的兴奋与刺激。四点一刻,我除输掉了一张老人头,还欠对门三十元。我口袋里还剩下一张十块、两张五块和三枚一元钱硬币。我不得不借口身体不适而提前离席。

    

  学校大门已经开了。灯光昏黄,街道上全是薄冰,天气微寒 ----我居然毫无知觉。

    

    

    

    

    

    

    

  3)下午四点一刻。

    

  除小A之外,宿舍的长期住客大致有七位。一位做了楼管,上午刚刚搬走。另有三位正陪着女友在学校外头寻找像小A那样的爱巢。小B与小C因为通宵麻将的缘故此刻仍躺在床上昏睡。我也一样。我正在做一个怪梦----我发现自己沉入了海底;我并没有死;我居然发现了成千上万枚金币;我一边捡,一边考虑该拿它们到哪家银行去兑换。我想我该发了。我忽然被人拉住了正在捧金币的胳膊。我火了。我拼命地转过身去打他----我醒了。我发现了一张熟识的面孔。他叫小D。

    

  小D是我的难兄难弟。他甚至比我惨----他除了有一个不谙生财之道的家庭,还有一个挥钱如雨的恶习----网络游戏。他喜欢玩传奇世界。他喜欢与游戏中的玩主们撕杀。他的确是个高手----尽管他买不起极品装备,却可以随心所欲地穿梭在魔宫魔穴或其它很少人敢单独进入的神秘地图。他曾打出过两本《狂龙紫电》。他是学校附近几家网吧中少数职业游戏人所公认的玩主。他曾说,除非盛大公司倒闭,否则他绝不玩第二种网络游戏。我问他毕业后有何打算----他笑了。他说他会提前毕业的。我现在终于懂了。他把第二学年的学费全部据为己有。他不得不这样做。他首先要把去年上网所欠的债全部还清。他还要继续冲点卡和网卡。我问他关于毕业证的问题,他间或有一丝沉重,但是这种表情极为短暂。我又要问他将来如何向父母解释时,他有些不高兴了。我只能把话憋进肚子里。

    

  患难与共的兄弟才最可靠。我们是因为贫穷才走到一起的,对方困难时彼此都有过照应。他了解到我的情况后,主动借给我三百元。他请我在校外的餐馆里喝酒吃肉。他请我一个礼拜的夜市……我沉重的心一下子舒缓了许多。

    

    

    

    

    

    

    

  4)那天早饭时,小D对我讲了他的一次艳遇。他在老家火车站等车时遇到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很面老,用很丑的微笑向小D示意,并向他招手。小D早渴盼这种刺激了。没钱的时候他只能看毛片儿,那时他有钱了,便随穿街过巷走进一间小屋。小屋里唯一的家具就是床。小D在那张床上还不足五分钟便成了真正的男人。然而,他是个无能的男人,不幸的男人。他随即便被那个没得到满足的女人踹下床。门外闯进来三四个汉子,搜去了小D身上的三百多元现钞。

    

  小D已经变了。我越来越看不惯他,也看不起他;他也看不惯我,更听不进我那些另两个人都不愉快的劝戒。我想把他赶出我的宿舍。我不想看他一天天地在我面前堕落下去而我竟无可奈何。

    

  我收拾小D的行李时,包里掉出一张存折。那张存折是红色的,上面有七千多元的存款。我当时心跳加快,瞳孔涨大……我本能地环顾四周----我很幸运;我也很不幸。宿舍里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自己。也许我的心是贪婪的;也许我的灵魂是肮脏的。总之,一种可怕的念头从我的脑中掠过。我沉思了许久。我接连抽掉了半包烟……

    

    

    

    

    

    

    

  5)我想我的确是一个不知道某个词究竟什么意西安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思的人。不是吗?我的脸为什么不会在那一刻红得发烫?我的灵魂为什么没有在那一刻深深地忏悔?----我只能平静地往下写。我坚信,我把这些事情公之于众的勇气,要远远超过当初做这些事情时的勇气。再者,我也在后来的日子里为自己所做下的蠢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那些天,我反复思考着两个问题:第一,如何从小D口中探出存折的密码?第二,如何制造出一些假相,来推脱自己在将要发生的令小D震惊的事情中的嫌疑有没有三个月就治好白癜风的

    

  前者,我很轻松便做到了。我借口父亲给我汇款而自己的银行卡已经消磁,需要借小D的用一下。他自然无法拒绝。三分钟后我回到小D身旁,告诉他我老家的银行假如不知道户主密码便无法汇款。他这次有些犹豫,脸上露出奇怪的笑意,仿佛在向我说,哥们儿,你该不会有什么想法吧?我的反应很果断。我焦急地说,行不行,不行就算了,我再找别人去。在这种情形下,小D极不情愿把那六个阿拉伯数字写在一张纸条上交给我。他甚至嘱咐我务必要妥善保管。而我大约在三分钟之后又折了回来。我把银行卡与写有密码的纸条全还给小D,告知他我已经另找了一张,要他不用担心。

    

  密码到手后,我竟开始变得郁郁寡欢。我究竟该不该继续做下去?我不停地问自己。有了存折与密码,取钱实在太简单不过了。然而,最令我烦心和忧虑的,是我可能会因此而失去一个曾经与自己患难与共的兄弟,或许还有别的更为可怕的后果发生。然而,没钱的日子难道就不令自己烦心和忧虑吗?我实在不愿再过那种因为没钱而被别人视为瘟神一样躲避着的生活了。我发誓不要。就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我当时想到了许多充满诱惑的新事物,比如MP4、时尚衣服、可口的一日三餐,各种需要交费才能参加的辅导培训班……

    

  想的越多,我心中的忧虑感与罪恶感就越淡。

    

    

    

    

    

    

    

  6)天知道,以后半个月的日子有多么难熬。

    

  这些天我总和小D闹嘴。他和我一样,彼此都不愿再将就对方。于是,我吵,他也吵;他闹,我也闹。我只希望这种矛盾可以快速深化到极点。最好他赶快离开我的宿舍,带着已被我取走存折的行李,永远离开这座城市。冥冥中不仅注定了许多善意的机缘,或许也安排了一些带着恶意的玩笑。终于有一天,也就是我向小D去借银行卡的第三天,小D终于跟我闹将了。他不得不离开这里,带着那份沉重的行李。他还是那样粗心,居然没有检查包里的东西是否有所遗失。他终于走了,带着一脸的疲惫。我发现小D临走时的表情很压抑。他应该是不愿失去我这个兄弟的。他或许已经感受到我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包容他,而他也实在不愿跟再我吵下去。这的确很没意思。

    

  总之,小D离开了。我不知是该兴奋或者伤心。

    

  两天后,我又在那家网吧里见到小D。他已经很憔悴。我心里莫名地开始伤痛。小D注定是要被传世吞点灵魂的。他已经在网吧了呆了十几个日夜。除了吃饭或者偶尔到我宿舍简短的造访,他几乎与电脑一同呼吸。我不得不为他担心。他这样下去只会有一个结果,就是把自己的身体搞垮。此时此刻,他正把头偏在键盘上睡觉。他的叫支在相临的椅子上。他的行李就在电脑旁边。他或许还不知道里边的存折已经被人拿走,而拿走他存折的人就是他曾经的兄弟----我。一丝光亮从我昏暗的脑海中闪过。我要再等十天。我至少在等十天。这样,我就能留出足够的时间来让小D去怀疑是网吧中的某个人偷走了他的存折,而且是在他这样昏睡的时候。

    

  曾有一段时间,我十分嫉恨小D。为什么?为什么同时穷人家的孩子,他却可以心安理得地挥霍父母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既然这些钱迟早都将被他而挥霍一空,倒不如拿它们来帮助另一个需要钱的穷学生吧!或许,小D会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变得清醒,甚至可能会赶快找个工作,从此远离网吧,远离传世!

    

  带着种种难以名状的想法,我默默地走开了。

    

  漫长等待的日子里,我患得患失,心浮气躁,犹豫不决。我尽可能多地做出一些假设,一些可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出现在我和小D之间的假设。它们令我的双手变得冰冷,不时的,我的双腿禁不住地颤抖。我只能抽烟,一支接一支地抽,尽可能地用尼古丁来自己,心中残存的那份善念与羞耻感,让一度膨胀的物欲来冰封自己的理智与情感。

    

    

    

    

    

    

    

  7)天哪!我该怎么来处置这笔钱呢?总共六千三百块!我太激动了!我太兴奋了!我简直有些不知所措。我居然去了那个我不该再去的地方。我禁不住想再去看看此刻的小D。他或许还不知道自己的钱已经有六千多块转入了别人的户头。他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反应呢?他究竟会不会怀疑到我?有很多正在心中作祟的不安之念驱使我再次走进那家网吧。我看到了小D。他仍在睡觉。我一把推醒他,递给他三百块钱,告诉他我刚刚收到父亲寄来的汇款。他很兴奋。他笑了。他说他原以为我之所以跟他闹翻,就是为了不想还他那三百块钱。他说他正在考虑该如何来向我要回那三百块钱。他甚至真诚地向我道了歉。他承认他错看了我。我想他的确是错了。我深深地感到惭愧。我们又和好如初。我其实不应该再去理会他。然而我做不到,我们毕竟曾是患难与共的兄弟。


  联系方式:(电话)037168787792|(Email)www.zhuxingya11@126.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400-000-969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6 晋石生活网_晋石网络旗下专注泉州百姓生活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