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泉州晋石网

  • 400-000-9692
  • 最有泉州味道的生活信息门户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435|回复: 0

晨曦

[复制链接]

49

主题

49

帖子

1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晨曦
  只是有些悲伤的是我们的内心总有一支天平 付出的放置在左边 得到的放置在右边 而且 我们的目测总有这样的误差 似乎 天平永远是偏向左边的

  

  晨曦

  ——树欲静

  

  

  一)黄昏

  西边的山顶有蔓延的火红, 它告诉我黑夜又来了。

  我喜欢黑夜,却有一个晨曦的名字。

  总会神经质的对着这句话笑上半天,自以为说了一句很幽默的话,其实它没营养的可以。

  我开始有很多字不会写,很多数学题不会做,很多英语单词不认识,甚至很多熟悉的人叫不上名字。

  于是,我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沉默。

  回到家,跟往日一样,没有人,他们是没有理由在星星出来之前回家的,就如同天永远都不会黑一样没有理由。

  只是,如果,天一直不黑,我要怎么生活。

  黑夜,依然那么干净,透明,又深不可测,没有选择,拿出数学试卷,这就是我喜欢的黑夜。

  一直到所有题目都搞定,才有门锁的声音。

  她没有换鞋直接来到我的房间。

  转头看她,依然那么美丽,神采依人的冲我笑,她的嗓门真大:“乖宝贝,该休息了,呶,你的宵夜。”说完仪态万千的传给我一个飞吻飘然而去。

  搞不懂为什么她将近四十岁了,还可以那么年轻漂亮,那么神采奕奕,以及为什么她每天都给我带肯德基套餐。

  吃下所有东西,根绝都快有吐出来了,强忍着爬上床上去,蒙上被子,我要让自己发胖,变丑,就像王微那样,平平凡凡,快乐着,生活着,成长着...

  跟往常一样,第二天站在镜子面前鼓起勇气睁开眼,答案仍是让我失望,真是怀疑那些油油的东西去按进了我的肚子里,隔着肥肥的校服,依然感觉到我瘦瘦的身体,以及那张像极了陈襄的脸,拿起湿透了的毛巾,狠狠的擦像玻璃上的那张脸。

  很快,他们发现我病了。

  于是她带我去看医生。

  那个男人看上去很年轻但绝对不年轻的,他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微笑:“林晨曦,陈香的女儿。”

  听不出他是陈述还是疑问,我都不打算回答他。

  “或许,”他停止笑:“你还记得的我儿子,白癜风的并发症我们了解沈宇,沈宇还记得吗?”

  看着他几经变化的表情,终于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神经病,全是看心理医生看的。

  于是,他们开始吵架,吵得很凶,作为旁观者我只有将自己管进屋子作用永远都做不完的作业。

  各种方法用尽,他们终于接受一个所谓的事实,他们的女儿林晨曦变成了哑巴!

  那个天天鼻孔朝天的林晨曦竟然变成了哑巴,不知有多少人惋惜有多少人心快。

  于是,从心里为自己庆辛,终于可以全身而退。

  只是有很多人不甘心,他们跑来我面前,将自以为很好笑的冷笑话来逗我笑。拆穿我的计谋,特别是王微。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平凡普通的一切,但他有一付很好的心肠,和可爱的性格。

  她趴在桌子上盯着我的脸看:“晨曦,你只管沉默好了,就让所有的暴风雨全砸向我王微吧!”

  他说到做到,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看到公布栏上关于我含沙射影的报道。

  他们都说美女林晨曦学习压力太大而抑郁终成哑疾。

  整整三个月,我没有说过一句话,在所有人眼里,我,林晨曦,压力过大终成哑疾。

  学校刚刚来了转校生,果然美丽的令人咋舌。

  丁小是,她绝对是个尤物。

  所以,他才会去牵她的手。林枫,这个二中所谓的传奇王子。

  王微以为我会伤心,她啦我的手,我并没有半点心痛,只是为有些人不值。就在这时看到周林,脸色苍白,微颤的站在那里。

  发现之前对周林的怨恨瞬间全被同情所替代。

  或许,她终于看清或是懂得接受这个事实,林枫并不是我抢的。

  如我所料,公布栏上林晨曦的名字被丁小是所替代。依旧是那么“入木三分”

  2)城堡

  其实, 我和林枫也并不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曾在校门口等我三次, 送过两束花 ,巧克力, 还有几封逗得王薇哈哈大笑的情书。

  还记得林枫酷酷的斜靠在我家楼下那棵大树上无比调情的跟我说:“林妹妹,借你的颜如玉,还我的自由身,如何?”

  仅仅是一个棋子的身份,周琳变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她曾扬言要我为所做的一切付出沉重的代价。

  校内的新闻一波一波,琳晨曦患有哑疾早已被大家所接受淡忘,丁小是与林枫正式分手又掀起另一波更大的风浪。

  正当我和王薇逛街的时候碰到林枫,他大老远向我们跑来,手里拿着两个大大的冰淇淋。

  他冲我微笑,将冰淇淋塞进王薇手里,用手不自在的搔搔后脑勺:“林晨曦,麻烦你向小是解释我们的关系。”

  王薇伸手将冰淇淋塞给他,大声地说:“晨曦跟你存在有必要解释的关系吗?"

  “没有,没有。”他未来的及接,两个冰淇淋正好掉在他的鞋子上,他低下头:“晨曦,再帮我一次吧,小是说只要你去说,她就相信我。”

  呵呵,果真是理所应当啊。

  我将目光从他鞋子上移开,不顾他俩争吵的有多厉害便转身走开。

  他的鞋子像两个哭肿的花脸。粘粘的。

  林枫,果真金玉其表。

  我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天渐渐黑了下来,嗓子干的发痛,可我不想停下脚步,就这样一直走,前方不远处的红灯在黑夜里格外耀眼,我冲它微笑,想象明天会留下关于我的最后一篇报道,上面有我如花的笑和火红的花裙。

  朝前方迈着步子,心里从没有过的轻松和期待,轻轻闭上眼睛,快了快了,我已经感觉到刺眼的灯光还有呼啸而来的刹车声。

  继续微笑着向前一步一步走去,那里有我的尽头我的解脱。

  突然有股强大的力量拖住我的手腕,身子向后退了几步,便有汽车在面前呼啸而过。

  “不要命啦。”我睁开眼睛看到了那张脸,那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

  见我直直的盯着他,她并不羞涩,伸手拍拍我的脸:“怎么,吓傻了?”

  我倏得回过神来,低下头,眼泪不自觉的滴下来。

  “唉,小丫头,真是的……”或许感觉出我的眼泪,他半天才吐出这样一句话。

  车流开始从我们前后涌来,不断的向我们按着喇叭,我用力的噙回泪水,抬起头来张开嘴巴说话,可我说不出来说不出来,我就这样看着他张着嘴紧张羞愧到又有眼泪流出来,可是我说不出来说不出来……

  他看着我,用怜惜的目光然后拉着我向前走,向前走……

  一直走到星星都挂满啦天空,终于,他停下脚步,在月光下冲我微笑,就是那个微笑,取走了我身上的寒冷与饥饿,我甚至以为那16年毫无意义的人生只是为了遇见他做伏笔。

  他松开我的手腕,走进那唯一一件木屋,端出一瓢水,我接过一口气喝下,他又笑:“还要么?”

  我摇摇头。

  “你这样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色盲。”轻易说出这句话,半年没有发音,有点被自己吓一跳。

  “果真是个小丫头。”他又小将手插进裤兜里:“还记得回接的路?”

  “记得."

  “呵,口气不小。“他的声音好听似乎是随着一阵清风飘入耳朵。“送你回家。”说着他钻进木屋。

  不一会,推出一辆单车,拍拍后架:“坐这里。”

    

  我摇摇头,开始转过身向记忆中的方向走。

    

  他又笑,推着单车跟我一并向来时的路走去,我们一直沉默,没有要说的话。

    

  我多希望我现在是王微,那么一定可以使他开怀大笑。

    

  可是,我不记得啦,我不记得来时的路了,我就这样站在十字路口用力发挥我才女的记忆力,抬头找路牌,又碰到他的眼睛。

    

  他又笑了,他的微笑在月光和微蒙的路灯下像一个被注白癜风小节可提早去疾施了咒语的美精灵。

    

  我的脸迅速红了,知道自己专心思考一个很难的问题时便会习惯性的张开嘴巴,像一个傻瓜一样。

    

  可是这样的表情,为什么要让他看到。

  他把我拉到后座上,按下我,吹着一串欢快的口哨汽车向前出发了。

  我的手用力抓住车架,手心是满满的汗渍。

  来到我们相遇的路口,他停下车,单脚撑地,问我:“丫头,家住哪里?”

  我回答他的问题,从单车上跳下来。

  她的表情奇怪的好笑,然后就自己也笑了起来:“你跟我有仇啊!”

  原来我们走反拉方向,没想到道是这样,我冲他也笑了。

  他看着我,又微笑起来:“年轻还是该多一点微笑的。”

  我立马收起自己的笑脸。

  他又笑了,明朗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呵呵,很可爱的小姑娘!”

  可爱?我用全身的细胞消化这个词,从小被夸到大,漂亮、乖巧、聪明、懂事……却从来没有人说过我可爱。可爱,很好的形容词,我喜欢。

  他掉转过头,载着我朝刚来的路往回骑,他脱下外套丢尽我怀里:“穿上。”

  这样的夜,夏风温柔,却不减冷冽,我从后面为他披上。

  他停下车假装生气:“喂。”

  我咬咬嘴唇:“可是,很冷。”

  他扯下外套披在我身上,为我拉好拉链:“可是我很热啊。”他抓起我的手放在他额头上。果然湿湿的,有汗渍的味道。

  然后他看着我的眼睛:“这会相信了吧。”他脸上洋溢的笑。

  我坐在后架上,忍不住心里莫名其妙的情绪,紧紧攥住车架,拼命的喘着气。

  那件外套穿在我身上又肥又大,可是,那淡淡的草香在提醒我,我此刻是开心的,甚至是幸福的。

  来到家的附近,看到房间的灯是灭的,或许,他们已经睡了。

  远远的就看到树下坐着一个人,或者说是睡着一个人。王微!

  我从车上跳下来:“谢谢,我到了。”然后拉开拉链脱下他的外套。

  “以后再还我。”他制止我。

  “以后不会再见了。”我正视他的眼睛,好看的像星子,明亮如斯。

  “呵呵。”他又笑:“那就留个纪念吧。”

  说完他就掉转车骑走了,我站在原地默默的看他,他头也不回,直到我再也看不到关于他的那怕一丁点的背影。

  我转身才发现又流泪了,是不设么?对一个陌生人。

  来到王微面前,蹲下身子看她胖胖的脸上写满疲惫,她缩成一团,冷得发抖。

  我将外套披在她身上,她便醒了,看着我发了一会呆,又抱住我:“晨曦,你跑哪去了?一晚上找不到你,你要吓死我吗?要吓死我吗?”

  我又有眼泪掉下来,这一天有两个人让我感动。

  王微站起来拉我的手:“走吧!去我家,我告诉你妈你在我家。”

  “王微……”我一开口便知道自己做错了,看着王微复杂的表情,我又开口说:“我没哑。”

  “那你……”她激动的声音发颤。

  “我只是不喜欢说话。”

  “好,好,不管怎样,我的晨曦开口说话了,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王微抱着我又蹦又跳。

  我喜欢听王微说我的晨曦,她让我觉得自己还是有人要的。

  凌晨一点,搂着王微胖胖的身子,强忍着泪水:“王微,对不起。”

  “没事呵,没事!”王微笑着,那一晚,我睡得特别香。

  在梦里梦到他,那个不行名的男孩,还有木屋,梦里我有跟王微一样灿烂的笑脸。

    

  但那只是梦。天一亮,我又要重复我的生活,可心里却平添了一份期待。

    

    

  3)中秋

    

  那件外套洗完,叠的平平整整放在书包里,每天背着去上学。

  我开始喜欢在上课时闭上眼睛幻想,我开始有些无可救药。

  周琳又怕跑来找我,她站在门口很不屑的喊:“林晨曦,出来一下。”

  我睁开眼睛,那种无聊的人不要去理。可我还是站起身走了出去。

  “林晨曦选适法子力身,你还要不要脸,联合丁小是来抢是吧!你果然是白长了一副狐狸精的脸……”一出门,周琳便开始了,她总是这样,所以即使是林枫也不喜欢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400-000-969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6 晋石生活网_晋石网络旗下专注泉州百姓生活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